第20章

    次日,清晨。

    凤鸣楼,天字一号房内。

    “陆先生,多谢你的保护,这是你要的龙心草,请过目。”

    曹宣妃将一个精致的木盒,放到了桌上,顺势往前推了推。

    “嗯?”

    陆尘打开一看。

    只见木盒里,正放着一株红色如血的草药。

    草药弯弯曲曲,像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显得十分奇特。

    轻轻一嗅,还有异香。

    “果然是龙心草!多谢曹小姐!”

    陆尘面色一喜。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各类珍惜灵药。

    如今,终于又找到一株。

    还剩五株,只要找到最后五株就有救了!

    “不用客气,这都是你应得的,说起来,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曹宣妃笑了笑。

    “曹小姐,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以后有这类稀有草药,能不能第一时间联系我,我愿意花重金购买!”陆尘一脸认真。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点好奇,陆先生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曹宣妃试探着问道。

    “救人。”

    陆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我有个朋友受了重伤,需要这些稀有草药救命。”

    “哦?什么病这么厉害,连陆先生你都治不好?”曹宣妃颇为惊讶。

    陆尘的医术,她可是亲眼所见,用起死回生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光靠医术没用,还需要大量的药材来疗伤。”陆尘摇摇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医术再高超,没有相应的药材固本培元,很多重病都治不了。

    “原来是这样。”

    曹宣妃恍然的点点头:“行,我会替你留意的,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那我就先谢过曹小姐了。”陆尘微微颔首。

    “都是小事,以后咱们常联系。”曹宣妃暧昧的眨了眨眼。

    “好,常联系。”

    陆尘并未久留,寒暄几句后,便告辞离开了。

    二十分钟后——

    平安医馆门口。

    陆尘提着两瓶酒,大跨步走进。

    “老酒鬼,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他一边叫喊,一边四处张望。

    很快,他就顺着鼾声,在医馆的桌子底下,看到了一名醉醺醺的酒糟鼻老头。

    老头是独眼,还断了一条腿,穿着邋里邋遢,跟乞丐似的。

    “喂,醒醒!”

    陆尘推了推老头。

    对方理都没理,翻个身,继续睡。

    鼾声越发响亮了。

    “睡得还挺沉?”

    陆尘挑了挑嘴角,直接打开了一瓶酒。

    随着酒香的蔓延。

    下一秒,昏睡的老头瞬间弹了起来,脑袋“碰”的一下,直接将桌子撞得四分五裂!

    没搭理满地的破碎,他直接抢过陆尘手里的酒瓶,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口。“好酒!”

    独眼老头舒爽的长啸一声,满脸陶醉。

    “这两瓶酒花了我不少钱,你可得省着点喝。”陆尘提醒道。

    “少来这套!”

    独眼老头翻了个白眼:“你小子富得流油,两瓶酒又算个屁?!”

    “那也不能浪费啊。”

    “少废话!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独眼老者瞪了一眼

    “喏,又找到一株上品灵药。”

    陆尘将装有龙心草的盒子,递了过去。

    “嗯?”

    独眼老者打开一看,顿时皱了皱眉:“臭小子,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再给我找药,反正早晚都要死,早死两年跟晚死两年,有什么区别?”

    “你要死是你的事,我找药是我的事,互不相干。”陆尘耸耸肩。

    “嘿!你小子怎么就不听劝呢?”

    独眼老者有些急了:“你知不知道,炼制续命丹的关键药材,都掌控在陆家手里,你再这么找下去,早晚要被发现!”

    “那又怎么样?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陆尘道。

    “小子,我知道你现在有本事,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陆家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没人抗衡得了,我不希望你再卷入其中!”独眼老头一脸严肃。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已经躲藏了十年,我不想再躲下去,我要堂堂正正,过自己的人生!”陆尘一脸坚定。

    “你所求的人生路,注定满是荆棘,而你母亲,只希望你像普通人一样,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母亲已经走了,再也回不来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吗?!”陆尘喝道。

    “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那就我陪你一起死!”

    “嘿!你怎么就那么犟呢?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想想你那漂亮老婆吧?难道你想让她守寡不成?”独眼老头使出了杀手锏。

    早在三年前,他就看出来陆尘有野心。

    为了能让其安分点,他特地挑了个屁股大的美人,给对方当媳妇。

    每次遇到事,他都会用这招,百试不爽!

    “没用的,我们已经离婚了。”陆尘摇了摇头。

    “什么?离婚?!”

    独眼老头顿时就僵住了。

    坏了坏了,捆龙索已经消失。

    没了束缚,那么这条龙,岂不是很快就要冲上云霄?

    “老头,我意已决,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这么做,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陆尘一脸认真。

    “罢了罢了,你小子要闯,那就闯吧。”

    独眼老头摆了摆手,感叹道:“大不了,老子再断一条腿,再瞎一只眼。”

    “你瞎不了,我一定会让你好好活着。”

    陆尘缓缓握拳,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十年前你护我,现在,由我护着你......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