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甚至是自己的房间。

    以直接穿越的方式,从现时处于商店街的俱乐部,直接回到了这里。

    看着房间里头一切熟悉的物品,恍如隔世般的感觉就随之而来。俱乐部并不是没有休息的地方,事实上俱乐部上面的两层就是用来住人的。

    作为俱乐部的主人,如果不是打算等死的话,总能够很长命。漫长的时光长河会让俱乐部的主人失去他的家,只剩下的归属就仅仅只剩下俱乐部。

    所以俱乐部的上两层就显得十分的精致。

    然而那些事情对于洛邱来说,还十分的遥远。俱乐部上层那点燃着的名贵香薰料让人心旷神怡,但却比不上这小房间之中充满了阳光味道的被褥。

    洛邱打开了房间里头的旧式cd唱片机,缓缓流淌的音符让他感觉到一股写意。

    他躺在床上,努力地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他已经完成了第一次的买卖,原本剩下的三十天寿命变成了六十天。并不是因为多出来了三十天就可以宽松地对待自己的处境。只不过是因为,洛邱觉得,如果不能够让自己独处静下来的话,他很难规划接下来自己应该要怎么做。

    并不是天生就是理性的人,只是因为较长时间的独处,始终徘徊在心底的孤独感,让他比较习惯思考。

    一般情况下,想清楚再做,与想也不想就做,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他慢慢地规划着自己的路——不出意外的话,他的生命会看不见尽头。同样他不会衰老,但是十年或者最多二十年之后这个秘密就会保守不住。

    俱乐部四处漂泊,这次来到了商业街,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吧?

    没有办法在一个地方逗留太长的时间,更加不可能拥有任何的牵扯。不能够拥有家人,因为你必须要在最幸福的时候从家人的眼中消失,而留下来的除了家人的痛苦之外,恐怕还有自己的悲伤。

    洛邱突然有点明白俱乐部前面的那个主人,当初为何露出那种狂喜还有急不及待……急不及待地想要从这种孤独之中解放。

    前任的老板或许就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或者爱人,甚至后代一个个地老死——当然,这只是洛邱的凭空猜想。

    他回来之前曾经问过优夜,前面的老板倒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然后从优夜的回答之中只是知道,前面的老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前任的老板唯有当客人出现的时候才会出现,平时几乎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打开着一个古老的八音盒,一听便是一天。

    而优夜一听,便是三百年。

    这样一看的话,就显得相当的恐怖了——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洛邱也会像是前任的老板一样。

    “首先,像是个正常人一样,度过这十年吧。”

    或许未来将会与孤寂相伴至永恒,但对于洛邱来说,对于他这个依然还充满了幻想的年纪来说,更多的是俱乐部所带来的神秘,以及种种的不可思议啊。

    cd机播放着的是英文歌伴着他入眠,名字是《azinggrace》

    快要睡着的时候,洛邱觉得,如果自己所向往的是孤独的话,那么这一切对他来说,或许就是一次奇异的恩典。

    ……

    ……

    晚上醒来的时候。

    应该是听到了家里厨房传来的动静才醒过来的。

    洛邱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厨房飘出的香味表示,下厨的那位正在做着他喜欢吃的一道菜。

    女人很朴素,简单的蓝色衬衫牛子裤,头发也是随便扎着,带着围裙就在厨房之中忙活起来。

    虽然很朴素,但同样也年轻和漂亮。二十九岁的年纪,在现在的社会应该才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间。

    或许会有很多成功的男士追求才对,但显然她把那些时间都花费在了回家照顾孩子的身上。

    任紫玲,说是兴趣使然所以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一家报馆当起记者的工作,貌似现在已经是副主编的位置。

    年纪轻轻的记者当年在报道采访一宗杀人案件的过程之中相遇了洛邱的父亲,然后就像是被下了降头一样,对洛邱父亲这个早年就丧妻的鳏夫一见钟情。

    或许过程之中发生过一些能够撼动中年丧妻男人还有年轻女人,并且是洛邱不知道的故事。

    然后单调的二房一厅之中,就开始有了这个叫做任紫玲的女人的味道。

    已经三年了……那个男人过身之后。

    但是她还在。

    “洛邱,你已经醒来?我还想着等做好了饭才把你喊醒过来的。”任紫玲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抓着炒菜用的铲子就转过了身来。

    大概是火气比较猛的原因,任紫玲的刘海很好地黏贴在她的额头上,一丝一丝,就像是女红手中秀错了地方的丝线。

    看着洛邱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任紫玲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我脸上是不是弄脏了?”

    洛邱摇了摇头,转身走去客厅打算看一会儿电视,但还是提醒道:“……抽烟机,没开。”

    “啊!不好!!”

    好像是这会儿才惊醒过来一样,任紫玲赶紧地把抽烟机打开,却是一阵的手忙脚乱,但她还是不忙强调道:“很快!真的很快就可以吃饭的了,你要不要先洗洗手?”

    当然没有听到洛邱的回应,任紫玲也习以为常一样,忙活着热锅上的东西。

    洛邱打开了电视,开始看着新闻——这几年几乎都是这样过来的。

    晚上九点,到了饭桌上。

    任紫玲似乎十分自豪地朝着洛邱推荐者自己的手艺,把菜直接夹到了洛邱的碗中。

    洛邱忽然道:“如果最近工作比较忙的话,不用回来做饭也可以。”

    俱乐部在正常营业……或许洛邱的时间比起这位现役的报馆副主编还要不稳定得多。

    任紫玲却突然用筷子敲了敲洛邱的碗,板着脸道:“洛邱同学,我好像没有追问你所谓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那你是不是也应该保留一下我作为母亲的权利?”

    “嗯……”

    洛邱唯有低头啃着碗里头的红烧狮子头。

    果然……都几年了,这菜还是做不好。

    ……

    ……

    或许是因为太累的原因,吃过了饭冲洗过后,任紫玲就顾不上没刷的晚直接进了房间倒头大睡。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org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洛邱把碗筷刷干净了后,打算好好地在阳台吹吹风,却突然听到了优夜的呼唤,说是俱乐部来了新的客人。

    而所谓新的客人,指的是那些并没有因为手持着凭证才找到俱乐部,而是自己撞进来的人……是为新客。

    ¥¥¥¥¥¥¥¥¥¥¥

    ps:虽然只是第八章,算起来才两万字出头,但我好想冲榜啊。我果然好像冲榜啊,所以我要推荐票。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