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往日皓月长空, 今晚却乌云密布,呜咽的长风呼啸着整片人间大陆,血腥与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所有手无寸铁的百姓。

    魔尊站立在长安城花萼楼的上空, 源源不断的魔气从他掌心而出,如飞沙走石般将花萼楼团团包围,在他身后, 护城大阵外,是乌泱泱一片邪魔, 他们站在魔尊身后静静等着,等着魔尊将花萼楼摧毁,将护城大阵破开,杀入城中,整个凡间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从此再也不用像犯人一样活在监牢里。

    山河洛书是个好东西,不仅能破开不周山的封印, 就连护城大阵也能借助它的力量摧毁。

    坚不可摧的金色护罩渐渐生出细小的裂缝,而在山河洛书的催化之下, 一寸一寸朝外蔓延,大有崩塌之势。

    “住手!”漫天呼啸的妖风中妖王的声音在魔尊身后响起。

    魔尊虽是迟疑,但还是收了掌,“你怎么来了?”

    妖王看着头顶布满了缝隙的护城大阵, 面无表情说道:“我为何不能来?”

    “你伤势还未好, 怎么能四处走动?我不是说了,这些事我替你办,你无需操心。”

    “我自有我的打算, 你先退下吧。”

    魔尊眉心微皱, 他天性多疑, 一件事须得面面俱到才安心,但他实在不明白妖王此刻为何要他收手,毕竟再加把力,花萼楼就能就此坍塌。

    “你后悔了?”不知戳中了魔尊那根神经,他愤恨开口:“我早就知道你会后悔,千年前你就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你也不相信他会背叛你!”

    “不,”妖王说道:“我要亲自毁了花萼楼。”

    魔尊一怔,但恼羞成怒之下也不肯低头,“这点小事何须你来办!”

    “对你来说是小事,但对我而言,却是压在我心头千百年的大事,若我不能亲自摧毁,我这辈子都无法介怀。”

    魔尊原本不过是不周山林间的一介小妖,不慎被修仙弟子抓住,是妖王出面救了他,甚至于他还曾在千山宗习过一段时间,只是后来徒增变故,人妖水火不容。

    “好,你亲自来,我就守在护城大阵外,等着你。”

    魔尊并未完全退让,他退守在护城大阵外,与一众邪魔看着看着妖王。

    他始终还是不放心,毕竟千年前妖王与那高高在上的仙君是何情谊,他一清二楚。

    他不会给妖王任何反悔的机会,更不可能让千年前的悲剧重演。

    妖王看着眼前的破碎的护城大阵,口中默念灵决,无数妖气从她掌心而发,布满了裂缝的护城大阵慢慢如伤口般愈合。

    “住手!”

    一声呵斥声传来,妖王身形一怔,转身看向身后之人。

    陆吾手执太阿剑面无表情站在半空中,背后是虚无一片的黑暗,唯独他和他的剑,如她初见时一般耀眼。

    “仙君,别来无恙?”

    陆吾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收手吧。”

    “收手?”妖王兀自笑了,“你说过我们人妖殊途,我如何收手?”

    “你深知花萼楼倒塌会发生什么,这长安城的百姓,乃至全天下的百姓都会遭邪魔毒手,你难道就忍心看着人间血流成河?”

    “血流成河?”妖王轻笑,“那你当初将我关入不周山的时候,为何不为我着想?”

    “人间大义……你懂的。”

    “是,我曾经懂的,你教的嘛,一介妖魔能被千山宗高高在上的仙君教导,是我的福气,可那是千年前,不是现在的你啊陆仙君,你有何身份在我面前说教于我?”

    陆吾眼眸微黯。

    “另外,我也不是从前的我,现在的我,是没有善魂的,为了拿到山河洛书离开不周山,千年前就我剥离善魂,送她轮回转世,千年间她转世了有……十来回?终于在最后一世遇到了你,替我拿到了山河洛书。”

    “陆仙君,已过去千年,我们早已物是人非,就不要用从前的话来规劝我,如今这全天下人的生死于我而言并不相干,我要的,是我妖族能正大光明地踏上这人间大陆!”

    说完,她猛地回头,无穷无尽般的妖气从掌心喷涌而出,布满了裂缝的护城大阵如破碎的琉璃一般眼看着便要就此坍塌破碎。

    陆吾再也顾及不了太多,手持太阿剑朝妖王刺了过去。

    他以为她会躲。

    护城大阵外的魔尊也以为她会躲。

    但妖王只是收掌回头,孤傲冷清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从容的微笑。

    陆吾一怔,心上一跳,千丝万缕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想要收剑却已到了妖王面前。

    太阿的剑芒从妖王的前胸贯穿了后背。

    妖王低头看着滴血的剑锋,剧痛之下连脸上的笑容都勉强了几分。

    “蒹……蒹葭?”

    鲜血从嘴角滑落,蒹葭一把将陆吾推开,从高处跌落到地面。

    妖王如今还按兵不动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善魂未归位,修为便不能恢复如初,七成修为妖王并不是陆吾的对手。

    可若是善魂归位,修为恢复如初,整个人间将会陷入无止境的浩劫中。

    她是妖王的善魂,世间的灵剑能彻底将灵魂消灭的少之又少,陆吾的太阿剑便是其中一柄。

    百年来她在修真界游荡,走过了许多地方,见过了从未见过的美景,吃过最美味的佳肴,也交过最真心的朋友,她不想最后被妖王吞噬,这世间再无蒹葭的名字,好像蒹葭不过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她便成了妖王。

    陆吾与护城大阵外的魔尊朝她奔来。

    陆吾在半空中将她接住,握剑的手颤抖不止。

    “陆吾!你放开她!”

    陆吾回头,朝着魔尊狠戾一剑,荡起的剑气将护城大阵外的邪魔们掀翻。

    他低头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蒹葭,妄图将真气输入她体内。

    蒹葭握住他的手,说道:“不要白费力气了,没用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的修为太弱,就算回到妖王体内,我也压制不了她,我一见到她,就会被她控制心神,我不想做出伤害任何的事,与其……成为妖王祸乱人间的帮凶,不如……”

    陆吾神色慌乱打断她的话,“好了,别说话,我会救你,你会没事的!”

    “蒹葭!”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蒹葭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穿着黑袍的小鬼王脸色阴翳不明,“你又骗我!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蒹葭嘴角勉强咧出一抹微笑,“是啊,抱歉,我……我又骗了你,不过,你放心,这是我最后一次骗你了。”

    小鬼王闪现至她面前,藏在袖下的手拳心紧握,“你放心,我是鬼王,你就算死了,找遍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的灵魂抓回来!”

    “我也希望,我还能……还能回来。”

    蒹葭能感受到真气快速流失,支撑她说话的力气越来越小,眼皮也越来越重。

    可她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完,着急之下张嘴呕出一大口鲜血,染红了陆吾胸前的衣襟。

    身后的魔尊怒目而视,双眼通红,“你放开她!”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震怒,“蒹葭!”

    魔尊回头,看到完好无暇的妖王出现在自己面前大松了口气,闪现至妖王面前上下打量之后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但下一瞬他突然间明白过来,看着陆吾方向,“你竟敢寻死!”

    蒹葭朝妖王与魔尊虚弱一笑,“是我,是我赢了,我不要做你们的棋子,”她仅仅拽着陆吾的衣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我此生最不后悔的事,是在不周山……遇到了你。”

    最后一抹音调消失在夜色呜咽的晚风中。

    无数萤火缓缓升至半空,璀璨绚烂,成了黑夜中漫天的星光。

    “陆吾!”妖王痛恨陆吾毁了她的心血,“别以为没有蒹葭我就杀不了你,千百年前的血债,我要你今日加倍奉还!”

    看着蒹葭一点一点消失的陆吾怔怔跪坐在原地,除了手心温热的鲜血,整个人间再也不复蒹葭的痕迹。

    他缓缓站起身来,一瞬不瞬望着妖王,“千百年了,所有的一切也该做一个了结,你所有的恨,所有的怨都是因为千年前,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的缘由和真相吗?”

    “真相?”妖王一声冷笑,“难道千百年前他有什么苦衷不成?可就算有什么苦衷那又如何,他将我关在不周山是事实,他要杀我也是事实,他负了我,更是事实!”

    魔尊冷哼:“和他没什么好说的,我去杀了他!”

    “是吗?你说他负了你,那你又知不知道他为你做了什么?你真的不想,再见他一面?”

    妖王一怔,“他没死?他人呢?我知道你是他的转世,你让他出来!我要亲手杀了他!”

    “他本来是有机会与你相见,是你不愿意见他。”

    “我不愿意见他?是我负了他吗?是他负了我!是他千年前为了天下人负了我!”

    “你知道我为何百年来依然离飞升一步之遥吗?”陆吾一步步走近她,“因为我和你一样,你缺了一抹善魂,而我也缺了一魂一魄,千年前,他将你关入不周山,修为殆尽,神魂俱灭之际只得转世,可他依然用尽最后一丝真气,将一魂一魄与自己分离,你知道那一魂一魄在哪吗?”

    妖王想问,心底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别问!千万别问!不要心软!任何时候都不要心软!

    “他将自己的一魂一魄与不周山的禁制融合在一起,你说他为了天下人负了你,他为了保全你,舍弃了一身的修为和性命,你知道他每天每夜都在看着你吗?”

    “每天……每夜,都在看着我?”妖王仰头大笑不止,倏尔狠戾道:“我不信,我才不信你的这些鬼话!你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花醉文学网 神话大汉,冠军兵圣免费阅读 末日怎么才来?我欠款都还完了最新无防盗 思她文学网 让美食成为宠兽是否搞错了什么百度百科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txt下载 予拥阁 【快穿】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搁浅阁 人生交换后,大小姐提刀上门